北京诚煊文化交易网

首页 >> 新闻内容>>

分享到:
日期:2019/4/24

中国山水画革新家李可染

中国画很早就已分科发展,这在世界美术史上是很特殊的,我认为,这是一个民族精神生活丰富、文化成熟的现象。中国山水画成为独立的画种,早于欧洲几个世纪,但是,它的发展是很不平衡的,及至全国解放时,它几乎濒于绝境。人们一谈到中国画的公式化、概念化,首先想到的就是山水画,它已面临将要失掉群众基础的境地。

  

  李可染研究中国画几十年。解放初期,他即从事革新中国画的试探,并以很大决心,从中国画改革最困难的一环—山水画入手。

  

  李可染1907年生,江苏徐州人。出身清苦,受旧礼教束缚较轻。他在青少年时期,能有机会接触一些民间艺术:戏曲、书画……1925年毕业于刘海粟创办的“上海美专”,1929年又考入“西湖艺专”研究部,学习油画;同时,参加了鲁迅培育的进步艺术团体“一八艺社”。

  

  抗日战争时期(19371945),李可染从事抗日宣传工作。国民党反共高潮到来后,他隐蔽到重庆乡村,从事中国画研究。

  

  抗战胜利后,李可染应徐悲鸿之聘,到北平国立艺专任教,同时向齐白石、黄宾虹两位巨匠拜师求教,加深了他的艺术造诣。

  

  李可染一手伸向传统,一手伸向生活

  

  1954年,他开始山水画写生。

  

  当时美术界在对待中国画问题上,存在着“保守”和“虚无”两种倾向。凡事开头难。李可染的行动,很多人摇头,不少人激烈反对,支持他的人寥若晨星。他的山水写生,不同于古人,而是对景写生(更确切地说是对景创作),这是借鉴西洋绘画,其目的在于认识生活,认识大自然,检验传统,发展传统,积累素材,发现美的规律。从1954年到1959年,他四下江南,行程数万里,付出了巨大的劳动。

  

  李可染向传统学习,主要是学习带有规律性的经验。他对古典画论中的“气韵生动”、“形神兼备”,及“以大观小”、“小中见大”等重要原则都做了深入的探究。至于古人的笔墨技法,从五代(公元907960年)到元、明名家,以迄近代齐(白石)、黄(宾虹),他都刻苦学习,笔墨中的刚、柔、苍、润,以及书法中的疏、密、奇、正等等,都深入体会,灵活运用,特别是黄宾虹的笔墨技法,他都给予新的运用和发展。

  

  李可染的山水画革新,是多方面的:题材新,意境新,笔墨新。特别是近几年来,他对“光”的探索。中国的传统绘画是并不强调光的,而他却从伦勃朗到印象派,把西洋绘画对于光的处理的经验,小心谨慎地引入中国山水画。从山头树木的逆光,回光反照的折光,到幽深峡谷中的瀑布,以及“黑中透亮”的溪水,都有成功的独创。五代人、宋元人偶然有过一些尝试,清代有的画家和近代的黄宾虹在这方面也都有过探索,但由于时代的局限,他们仍不能越过旧时代文人画的范畴。

  

  李可染把革新与中国画的笔墨有机地结合起来。中国山水画,在历史接力赛中,到我们这一代,赛出了新水平,李可染的革新,为此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

  

  解放后的30年,是李可染山水画革新活动的30年。他今天的成就得来不易。“四人帮”专政时期,对李可染的迫害达到了极点。“四人帮”垮台后,他又看到光明,看到希望。他豪情满怀地刻了两方印章:“七十始知己无知”和“白发学童”。他自律“以勤克懒”、“以胆克怯”、“以新克旧”,他坚持虚心、刻苦与集中的学习态度,主张“学习要打深井”。在70岁后,李可染总结经验时说:“假如我的作品有点成绩的话,那是我不断认真学习传统,不断认真观察描写生活对象,认真思考总结,认真实践的结果。我不是什么天才,我是困而知之,我是个苦学派!—我这一辈子,都是在学习研究过程中!”